【新春走基层】探访雪山深处的铁路守隧者

  • 日期:01-17
  • 点击:(1116)


新华社长春2月11日电(基层新年)你的雪还他的10年表新华社记者拜访深雪山铁路隧道保管员新华社长春2月11日主题:你的雪还他的10年表新华社记者拜访深雪山铁路隧道保管员新华社记者邹文生和郎邱虹春节到来时,每条路都是回家的路,每条路都有沉默的守望者。

老松岭位于长白山北麓,临海和雪原的最深处,沿着连接东北三省东部广大地区的土家族线(Musi)穿过这座山。这里的海拔超过1000米,冬天的温度经常低于零下30度,雪下了半年,人很少。

2006年,图们车辆段被整合,驻扎在这里的团队撤离,冬季需要一个人观看雪山上的两条铁路隧道。领导征求意见,但没人说一句话。当时,47岁的赵秀国说,“我会来的。”

一座雪山,一条铁路,两条隧道,他保存了十多年。

这条隧道建于80多年前。它严重老化,有许多水涌出。它在极度寒冷中很快凝结成冰,威胁着过往列车的安全。它必须及时清理干净。

一大早,当第一班火车经过时,赵秀国背着背包和工具,离开小屋,向雪地上的隧道走去。我们跟着他,一次又一次地掉进深雪洞里。他把我们拉起来说,“今年冬天雪很小。它曾经有齐腰深,走路甚至更难……”从顶部渗出的水滴凝结成一两米长的冰柱挂在洞穴里。从两边涌出的水冻结成几米宽的瀑布,缩小了隧道。从地面涌出的水变成坚硬的冰,一旦溢出一定高度,就会导致火车出轨。

老赵知道他的责任。他一进入隧道,就打开前灯,继续忙碌着:挥舞着一根长长的杆子,敲掉了洞顶上的冰柱;一会儿拿着钢,剥下厚厚的冰瀑布;过了一会儿,他挥动他的重镐,挖出了地上的硬冰.

在隧道工作多年后,老赵对脚下的铁轨太熟悉了,不用灯就能在铁轨上平稳行走。他还开发了一双极其灵敏的耳朵,只需听一听就能分辨水情和冰的破坏。

"干得浑身是汗,停得浑身是冰."隧道很冷。就在呆了一会儿后,我们的脚感觉像针一样痛。老赵忙得满脸汗水,脱下帽子和棉衣,继续清理隧道里的各种冰。冷风吹来时,汗水很快变成了冰花。

我直到中午一点才完成早上的工作。在隧道里呆了很长时间后,每个人都会感到压抑,但是老赵说他喜欢这条隧道。因为只有当他工作的时候,他才会在进入隧道前听到涌水的声音、冰块掉落的声音和火车鸣笛的声音而不感到孤独。

老赵不怕疲劳和孤独。这里没有工人,附近林场的人十多年前就搬走了。在守卫隧道的第一年,他独自在山上呆了5个多月。下山后,他的妻子发现他不会说话。

12年来,四个合伙人都变了,只有老赵坚持这么做。雪山上的每一片雪花和白桦树都见证了他的孤独和他孤独的手表。

一年春节期间,雪下得很大,火车爬不上山坡。火车和站台互相呼叫,但是由于大雪和大风,信号不清楚,这非常危险。正在隧道除冰的赵秀谷听到对讲机里传来双方焦急的哭喊声,连忙放下鹤嘴锄,跑到附近的车站,迎着风雪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最后,他派了更多的机车来拉火车……“这样的英雄壮举是少之又少的。大多数时候,他进出雪地里的洞,刮脸铲冰,做饭,吃饭,等公共汽车,在小屋里看着.

当别人无法忍受孤独而放弃时,他把孤独变成了一种习惯:当天气温暖时,他来到隧道入口,把凌乱的石头一个接一个地堆放在雪下;当天气非常冷的时候,他一遍又一遍地打扫屋子里的桌子和壁炉,shini

还有一位90岁的父亲感到不安。每次进山前,老赵都会在他的小黑板上写道:“爸爸,我要上夜班。”这位老人记性不好,经常为他的儿子哭泣。只要他看到这个小黑板,他就会安静……

秋天下雪时,春天雪融化时,他就会上山,值班施工期为半年。每当火车经过时,他总是站着不动,盯着流动的窗户。他说,看到路过的游客和笑脸,人们也能感受到与亲人团聚的喜悦和幸福…

蔬菜只是上山时带回来的土豆和豆干皮。赵伯韬每天只能做一道菜,而且只能做一天。桌子前面的镜子上有一张全家福。吃饭时,他不时抬起头,看着照片中的妻子和女儿,想象着全家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

今年是老赵独自在雪山度过的第十个春节。他说春节过后,他将很快退休,告别这座雪山和他已经在一起十年的隧道……“夜晚的老松岭除了风之外一片寂静。老赵说,如果有人想回家,就需要有人看着。那些维护雪山隧道的人的信仰是如此简单。

夜深了,老赵出去给我们送行。在暴风雪中,他握着我们的手,不愿和我们分开。他说他很久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么多话了。

在白雪皑皑的森林里,银河绵延,有许多星星。无数普通的星星折射出灿烂的银河。

随着你越来越远,老赵的影子变得越来越小。他仍然站在小屋前和白雪皑皑的平原上,不停地向我们挥手.

责任编辑:优雅

youtube.com